NEWS

新闻中心

广东省丹姿慈善基金会:“我们愿意做探路者。”

2017-12-15

甘肃省庆阳市环县,年均降水量只有300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2000毫米。长期以来,干旱缺水问题严重制约全县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还曾一度受到央视《焦点访谈》的关注。2017年11月,广东省丹姿慈善基金会(下简称丹姿慈善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到来,让这里村民们干旱而平静的生活多了几分不同。
此次丹姿慈善基金会是为了验收为其修建的500口水窖。验收工作的顺利进行,意味着环县的4个乡镇11个村、351户贫困户以及2300人的饮水困难问题亦终于得到了解决!




2017年,对广东省丹姿慈善基金会而言同样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因为至今它已经成立10周年。无论是10年前丹姿提出“把商业思维引入公益机构”建立由丹姿集团捐款的基金会,还是2017月9月20日由非公募基金会向公募基金会转型,10年以来,它以创新、突破的姿态为行业公益做了很多有益的探索。




丹姿慈善基金会 专业化是企业公益转型和创新的关键
多年以来,在外界的传统印象里,丹姿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看起来丹姿基金会的确立,像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次“跨界”。不过,在丹姿基金会看来,丹姿公益是丹姿企业在原有的基础上进一步“聚焦。”
资料显示,丹姿慈善基金会的前身是集团内部的互助基金会“丹姿人基金会”(成立于2007年)。在经历了5.12特大自然灾害救助、贫困山区助学、社区扶贫济困等多方面的行动后,2013年丹姿集团正式捐资注册成立了“广东省丹姿慈善基金会”。
2015年丹姿基金会正式提出涵盖“丹姿甘霖计划”、“丹姿百善计划”、“丹姿救灾行动”在内的“2+1”项目框架,旨在“守正,利他”,实现企业使命,产品品牌和社会责任的三者并联。





丹姿基金会对于社会公益议题的选择上,是开放的,但也有标准和要求。秘书长黄志勇介绍说,公益议题首先要有公共性,影响着大部分人,其次,要和丹姿企业以及主打产品的主张相契合(备注:丹姿集团旗下重点品牌水密码的定位以及强效利益点位“补水专家”、“中国领先的补水品牌”)。
同时,在这个社会议题下,有一批组织的认可,当地政府的配合,以及专业的可以为之行动的机构。

实际上,丹姿基金会的“丹姿甘霖计划”已经存在多年,具有丰富的社会化运作经验。
2012年开始,丹姿基金会为云南曲靖市陆良县龙海乡县古村修建了100口集雨水窖,在丽江市永胜县东山乡修建了“千旦河饮水工程”,极大改善了当地在遭遇4年旱情后,诸多取水点枯竭,生活用水紧缺的难题。
2013年1月,“丹姿甘霖计划”在贵州省罗甸县启动试点,为黔南州罗甸县董架乡东跃村修建了一项学生饮水工程,工程由学校和5km外水源地的两个200m³大水窖以及连接两地的引水管道组成;同时修补、加固了该村最大的公共废弃水窖,并铺设管道,将学校水窖中超过泄水线的水引至该水窖中,储水后可供附近村民的农业生产及日常生活。
“试点在4个月内建成,直接惠及了东跃小学师生179人和东跃村100多名村民。”在此之前,罗甸县每年进秋冬季,学校都要请水车从3公里外的地方运水进校方能保障学生的用餐,村民日常需要到几里以外的山沟挑水。
2015年,丹姿基金会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对多年干旱导致赖以生存水源点彻底枯竭的山区贫困村——楚雄市双柏县爱尼山乡旧哨村,发起人畜饮水工程援建项目......

贵州省罗甸县茂井镇民族小学、甘肃省通渭县马营镇黑燕村、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永宁乡、广西桂平市农村小学......如果把这些名字展开,在全国范围内可以找到无数由丹姿基金会主导的“甘霖计划”项目。





在与水紧密有关的引水管网、集雨水窖建设、(灾区)水利设施重建,净水设备捐赠以及水安全的公众倡导等方面,丹姿基金会“丹姿甘霖计划”的专业性获得了社会的认可,同时在推动企业、当地政府、机构和公众理解并参与公益,开展社会议题的社会化倡导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在2017年以前,丹姿基金会以非公募基金会的身份,项目范围已经覆盖全国。

2017甘霖计划-让孩子喝上干净水
2017年下半年,外界明显感觉到丹姿基金会“热闹”了许多,丹姿基金会理事长陈彪称,这一年基金会梳理了自身使命和过去10年公益的实践经验,明确了未来机构发展和业务发展战略。
2017年新的行动,自“甘霖计划.让孩子喝干净水”开始。





丹姿“甘霖计划”有三个含义,一是为山区农村、学校援建水管网、集雨水窖工程;
二是甄选水污染严重的山区/农村小学校,开展直饮水设备、器具捐赠,让师生喝上干净安全的水;三是通过开办教育小课堂,向农村妇女、在校学生传播水安全及常见病预防知识。

“公众可能对于水公益存在认知上的误区,认为水公益可能只是“节约用水”这一种方式。”,丹姿基金会秘书长黄志勇说,“事实上,水公益完全不是“节约用水”这么简单。以2017年9月9日发起的“让孩子喝干净水” 为例(项目是为解决贵州省从江县谷坪乡8所小学的1569位孩子的“饮水安全”),许多农村小学校区附近污水处理设施和配套管网建设滞后,学校储水池过于简陋,常年缺乏清洗,蚊蝇、蟑螂等小动物尸体、泥沙都存在其中;学生们多从家里自带水饮用、或在小卖部购买廉价饮料,更有甚者,直接饮用从浅层水井抽取上来的无过滤井水。更令人担忧的是水井与学校外农田灌溉渠相渗连,季节性缺水、农作物施肥等因素都对井水水量和水质有严重影响;加上部分学校周边有矿区、村办塑料企业等污染源,这些问题都给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带来严重影响。 

除了目前对于“水公益”的公众意识存在不到位,在丹姿基金会成员们看来,“甘霖计划”更严峻的挑战在于,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对于“水”问题的重视和配合程度,以及当地项目执行方在该项目的执行能力上。
“如果没有政府的配合,专业机构的协作,我们很难为之行动”,丹姿基金会秘书长黄志勇表示,每年我们都会收到很多需求申请,但是经过我们实地走访、调研,综合考虑之后筛选落实的项目约占申请项目总和的三分之一。





丹姿甘霖计划之外 更多商业向善的力量 
除了有“丹姿甘霖计划”,目前丹姿公益的平台同时正在进行的项目有“丹姿百善计划”和“丹姿救灾行动”,丹姿基金会对于其他社会公益议题也进行了长期推动、支持和参与。





在“丹姿百善计划”的项目中,包括有四川凉山州名为“天梯小学”的二坪小学的免费午餐。因为二坪村地处大渡河峡谷,山高路险,几架靠在崖壁上垂直而立的木梯就是二坪与外界的通道。住在山下和山腰的学生,要背着书包、爬着“天梯”去上学,所以学校被称为“天梯小学”。这所学校以及学校里的两位老师,曾在多年前得到感动中国人物大奖,在当年丹姿为学校建设爱心厨房的同期,因为媒体效应,有很多外部资源对学校进行捐赠。但是6到7年后,随着时间推移,真正坚持对“天梯小学”进行捐助和投入的已寥寥无几,而丹姿一直都在。
丹姿基金会理事长陈彪坦言,“企业基金会作为一个存在,体现的是一种希望,一种商业向善的希望的具象化实践,让商业文明的慈善不再仅仅停留在管理层以及员工的心理感受层次,将是将“好企业”的“好”字通过专业化的体系成为可量化的标准,且有一套体制来保证其长期可持续的运转。丹姿基金会自获得公募资格,开启了募集的新模式,也正式揭开了丹姿基金会由实操型向发展型转变的局面,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仍需继续努力将丹姿基金会做大、做强更好的回报社会。”

与此同时,丹姿也被视为化妆品行业公益的一位最早的探索者。
磐缔资本创始合伙人王茁说,在2008年左右官办慈善机构发生信任危机后有一批企业慈善机构正在崛起,他们能够认知到公司的责任不仅仅是追求企业自身利润、对消费者负责,对利益相关方负责,也能够通过自身的专业与社会资源合理解决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以丹姿为代表的这些公司已经成为行业进一步履行社会责任的关键力量和示范样本,“商业和公益的结合恰恰会是未来社会创新最具潜力的所在。”
据悉,到目前为止广东省丹姿慈善基金会是中国化妆品行业为数不多获得公募资格及4A级社会组织评估标准的企业基金会,,同时在基金会中心网对于全国6000多家基金进行的透明度评估中,仅有100多家拿到满分100分,丹姿是其一。
丹姿基金会成员表示,“我们愿意做探路者。”







标签:广东丹姿集团 慈善 公益 爱心